您当前的位置: 萝北县政府网 > 走进萝北 > 魅力萝北

【图】萝北往事|广阔天地

来源: 日期:2016-08-03 10:47:32 编辑:刘骁 记者:

从1962年5月第一批哈尔滨知青来到萝北起,到1979年春大批知青返城止,前后约17年时间,这一时期贯穿了萝北的知青文化。

在这一时期里,特别是1968年12月毛泽东发出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”的号召之后,全国京、津、沪、浙、哈等各大城市约2万多名知青陆续来到萝北,参加屯垦戍边,他们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时代——甚至是鲜血和生命——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北大荒黑土地。

萝北的知青文化是广大知识青年在萝北大地上,用泪水、汗水、热血所创造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总和。

从广义讲,它是城市与乡村文化交流碰撞的结果,两种文化相互激荡,相互促进,相互同化,相互融合,为先进理念推动蛮荒文明提供了源泉与动力。从狭义讲,它是知青个体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生产劳动中,在各条战线的工作和生活中,在和当地人民的情感交流中,在城市与城市,城市与乡村各种文化的碰撞中,逐渐发展和形成的一种无私奉献、坚韧不拔、吃苦耐劳的精神。

萝北知青文化所展示的是22,596名大城市知识青年以及3,400名萝北本地知识青年在萝北大地上勾划的一幅冰雪纷飞时的激情,冰雪覆盖下的暖情,冰雪融化后的真情的一幅美丽画卷。

1962年至1966年,以解决城市就业为主旨的“上山下乡”在全国有计划地展开。

1967年至1977年,“上山下乡”成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和反修防修的政治运动。 1968年12月22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以大字标题刊出《我们也有两只手,不在城里吃闲饭》的报道文章,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再次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兴起,逐步演变成为一场知识青年“改造思想”、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和“反修防修”、“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”的大规模群众运动。

萝北县因为地处偏远边疆,地域广阔,可开垦荒原面积大,在黑龙江中下游沿岸属于拓荒活动开始较早的地区。有一大批相当规模的国营农场,具备接收大批城市下乡知青的基本条件,所以成为知青的主要的承接地区,成为了全国闻名的知青县。

从1962年5月,首批哈尔滨30名知青来到名山农场开始,到1976年8月,第十批哈尔滨56名知青到江滨农场止,共有22,596名知青分别从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浙江、哈尔滨等地来到这里。除了各大城市来的知青外,萝北的各乡村还陆续地接纳了3400多名萝北县内的知青。

1977年,教师队伍中有70%是知青;卫生、科技队伍中有40%多是知青;基层连队的机务队中有60%是知青;基层连队副职领导干部中有95%是知青;团部机关各处、股有40%是知青;知青中约有11%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、47%加入了共青团、9%被评为先进、7%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。可以体现出当时知青们在各项事业中所占的位置。

据统计:知青中从事农业生产等其他各条战线的约占55%,约1,4000人。在文化和教育战线工作的人数占知青总人数的30%多,约6000余人,从事卫生战线和科技战线的占知青总人数的15%,约2500余人。

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爆发后,兵团义不容辞地进入了临战状态,战备成为兵团的中心任务,当时的指导思想是:“立足于打,树立想打仗,敢打仗、打大仗、打恶仗的思想和敢打必胜的思想”,“用打仗的观点观察一切、检查一切、落实一切”,“一切为战备让路”。

1970年战备更加紧张,兵团战士、职工全民皆兵,“劳武”结合,出工、收工都有要吹号集合,列队行动。武装分队经常于夜间进行紧急集合演习。1971年2月,十四团(现共青农场)司令部组织成立了长途拉练、短途拉练两个领导小组。长途拉练武装分队参加了二师组织的千里野营拉练,历时近一个月。团内单位,包括高年级学生都开展了短途拉练。萝北县内的各公社也都设了巡逻站岗执勤点,昼夜有民兵站岗执勤。

1979年,中国知青运动走到了历史的转折点,大批返城开始了。一时间返城手续雪片似的飞来。

自1974年开始,知青先后通过上大学,参军等陆续有返城的。从1978年至1979年间,大批知青都通过上大学、接班、病退等方式迅速地返回了城市。截止到1985年,仍工作在萝北的知青不足总数的十分之一。

离开北大荒的知青是带着北大荒人的精神走的,是为了又一份新的事业而走的,他们都用曾经在东北炼就的身板和意志开辟了一片新天地。

2002年夏,京、津、沪、杭、甬、温六地知青带着对萝北人民的深情厚谊,带着对当年共同工作、生活在萝北没有返城知青的无限眷恋回到了萝北。队长叶步松无限感慨地说:“回到北大荒是我多年的梦想,我要为已故老友上坟添土,我要为家乡的经济发展做点事,我要看看老房东身体是否安康……”一席话说出了同行知青们的心声。久违的风,湿润清新的空气,崭新的画面无不让每位知青感慨万千。

著名影星濮存昕拿出随身带的所有钱捐给了生活尚不富裕的老师傅,并免费为宝泉岭做豆辨酱广告,同时承诺无论何时何地使用他的名字和形象做宣传,都不算侵权。还另外捐款30万元为宝泉岭管局设立“知青助学基金”,几年来宝泉岭垦区获得“知青助学基金”资助的学生有1100多人,获此奖的优秀教师150多人,受资助的学生中有500多人考入了大学。

这场运动的产生和发展,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,至少不应该全盘否定。而且应该看到,除了一些众所周知的负面影响而外,这场运动对于当时乃至后来中国的发展是很有积极意义的,甚至有其特殊的重大意义。

知青是农村文化、教育、科技的普及者;是农村现代文明的传播者;知青是农村民主政治的奠基者;是北大荒精神的传承者,是老一辈垦荒人与新一代建设者之间的桥梁和纽带。这种为国分忧、艰苦奋斗、自强不息、无私奉献的知青精神,也将世代传承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