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萝北县政府网 > 走进萝北 > 魅力萝北

【图】萝北往事|走向悲壮

来源: 日期:2016-08-03 10:19:44 编辑:刘骁 记者:

命运似乎特别钟爱这块神奇的土地,总是在她似乎要从历史的舞台上淡出的时候,重把她推到令人瞩目的位置中去;也总是愿意把她放在不同的梦想中提升她,放在不同的逆境中去锤炼她,使她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有卓越表现的与众不同的优秀儿女。从1931年“9?18”事变到1945年“8?15”光复止,前后14年,日寇的进入在这里激起了熊熊的复仇火焰,具有悲壮色彩的抗联文化由此产生。

在萝北县太平沟村的黑龙江岸上至今存放着一块巨石,石头上镌刻着“此石可烂 倭匪之仇不可忘 九一八”十四个大字,历经70多年的风雨沧桑,风剥雨蚀,依然清晰可见,苍劲有力。

石刻为太平沟村民爱国人士王明轩(一名王明宪、王鹤章)所刻。

1931年“9?18”事变后,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了我国东北的大好河山。王明轩,这个承接了中华民族文化,在动荡年代的边远山区谋生的知识分子,日寇的入侵,激起了积淀他在心头的民族文化血脉的激荡。当他听说马占山领导江桥抗战的消息,心情非常地振奋,他似乎看到了在这场战争中未来胜利的一线希望,倍感欢欣鼓舞;当他得知齐齐哈尔被日军野蛮占领后义愤填膺,于是他用自己并不习惯使用的斧凿,在这块石头上刻下了“此石可烂 倭匪之仇不可忘 九一八”这十四个大字,表达了他,和他所代表的中华民族知识分子,在民族危亡关头,对侵略者气焰嚣张的强盗行径的愤慨、勇敢而坚定的回应!

日本侵略者侵占太平沟后,王明轩成了通苏抗日的重点被监视对象。后来,他被迫离开了太平沟,佯装精神病患者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。

他终于以高超的智慧与技艺,骗过了敌人的眼睛,化险为夷。直到1945年,日本帝国主义以失败而告终,他才回到太平沟重操旧业。1956年他把当年价值万元(相当于现在几十万元)的养蜂场捐献给了集体。

1957年王明轩离开太平沟,1960年逝世于哈尔滨。

2002年当地政府在发现这快石刻的原地――萝北县太平沟村西侧的黑龙江畔,建造了一座碑亭,将石刻安放在亭子里。碑亭临江而立,朝向大江对面的俄罗斯,身后,是绵延起伏的小兴安岭。2005年,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将这块石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并定名为爱国石。

仇倭石,就这样的,作为一个充满精神抗争和弥漫着战争硝烟的抗联文化的起点,揭开了在萝北这块土地上上演的又一场壮烈悲歌的序幕!

1931年,日本军国主义悍然炮轰沈阳,制造了“9?18事变”。从1931年――1945年,黑龙江陷入了长达14年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白色恐怖之中。在广阔的萝北地区,因为与红色苏联一江之隔的地理位置,因为小兴安岭地形的复杂和地势的险要,因为萝北及其周边地区极其丰富的森林、黄金、煤炭、土地等资源,日寇自然把这一地区作为他军事防范、对抗日力量血腥镇压 、对资源疯狂掠夺的重点。

从1934年到1938年的5年间,日伪军队和警察在萝北地区对抗日联军进行了20多次讨伐和扫荡。主要的战役有:肇兴和凤翔自卫团的三次讨伐活动。自卫团配合警察队去老龙岗的讨伐。警察队去炭窑沟、南岗、石灰窑、梧桐镇的讨伐、太平沟金矿警察去名山的讨伐、肇兴警察队去二卡的讨伐等等。

1938年,日本侵略者以延兴距苏军指挥部太近,地理位置险要为由,将该地区居民全部赶出。同年,抗联十二军经济部主任崔震寰带领25名学员在梧桐河上游遭日军袭击,崔与学员全部牺牲。

1940年冬,得胜沟60多岁的老矿工程惠久,到太平沟去找抗联交通员任义同给抗联修理枪支,不幸落入日本警察手里。为从他口中得到抗联活动的情报,日本警备队对他上大挂、抽钢丝边、灌辣椒水,用尽酷刑。老程闭口不言,只字不露,直至英勇就义。同年,日军强盗抓劳工壮丁修筑兴佛国防警备公路(鹤岗至嘉荫)抓来400多名劳工,还从今鹤岗监狱抓来1000多名政治犯,竣工后全部残杀在“金刚桥”(后改名为“烈士桥”)。

1941年,伪县公署从肇兴迁至凤翔村,日军在凤翔修建了兵营,驻扎了一个团级指挥机关。1943年,在凤翔设立日本宪兵分驻所,明抓暗捕“通苏嫌疑犯”40多人,后下落不明。后日伪又将太平沟金矿200余人遣送桦川,以防通苏,后下落不明。

在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,萝北这样一个地处边远,人口稀少的地方,因战争而直接伤亡的人口4716人,其中死亡1291人,伤128人,失踪3297人。间接伤亡人口9916人,其中被俘557人,灾民8377人,劳工982人。在日寇占领萝北的14个年头里,仅农业、黄金、林业三项损失的伪币就达5507.92万元。

在全国性的抗日格局尚未形成的形势下,在抗日力量与侵略者相差极其悬殊的实力对比中,广大的萝北人民和来到这里的抗联将士们,并没有被日寇的残暴所吓倒。这反而更激发了他们反抗外辱、抗日救国、把侵略者赶出家园的决心和斗志。

一场又一场展示民族气节、精神和意志,充满悲壮气氛的伟大战争,就这样的在萝北的广袤黑土、丛山密林、滚滚急流和雪雨风暴中展开了!

抗联是以若干分散的民间武装组织为基础,在日寇侵入东北的特定局势中,在中国共产党的引导组织下,在抗击日寇打击侵略者的目标下逐步整合、发展壮大起来的爱国军事组织。

当时,萝北是抗联四个军活动的主要战场。他们是第三、第六、第九、第十一军。从1932年到1942年的11年间,抗联四个军的4500多名将士,包括赵尚志、李兆麟、冯冲云、戴洪宾、邓致中等著名将领及李振远、蔡近葵、陈芳钧、马克正、于宝合等师团职干部,活动在萝北境内的梧桐河中上游、老道沟、金满屯、兴东、延兴、太平沟等地多次歼灭日伪军警及测量队,不时向孤站(现金满屯)、兴东、延兴一带出击,多次重创日寇。而抗联史上的伟大西征,即四个军先后分批1000多人西征海伦,进行的战略大转移,都是从萝北密营之一的老等山出发的。

主要战事包括:“老五团”抗击日军、智缴鸭蛋河伪自卫团、进攻金满沟及老道沟、夜袭萝北县城、袭击延兴、高家窝棚狙击日伪警察、三间房抗击伪骑兵、夜袭金矿伪警等。

1945年8月8日,苏联政府对日宣战。8月9日凌晨1时,苏军开始向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关东军发起攻击。黑龙江地区是苏军对日作战的主要战区。苏后贝加尔方面军第36集团军兵分两路,向满洲里、齐齐哈尔方向发起进攻。

苏远东第一方面军第一集团主力兵分两路向牡丹江方向,实施突击。

苏远东第二方面军,第十五集团军兵分两路从列宁斯阔耶和尼柯里斯克地区,强渡黑龙江。向驻守黑龙江沿岸的日军发起进攻。

日军指挥机关判定,苏军的主攻方向在满洲里、牡丹江,不可能在难以通行的外兴安岭发起进攻。因此,对地处边境前沿,面对外兴安岭的萝北,配置兵力极少。苏军渡江后,除在凤翔和长脖岗遇有小股日军抵抗外,没有进行大的战斗,就将萝北的日伪军驱逐出境,并于13日攻克兴山(今鹤岗市),俘获日军500人。尔后又兵分两路:一路经鹤立到佳木斯与主力会合,一路经鹤立、汤原,与抵达依兰的主力会合,18日占领依兰歼敌3900人。21日,集团先遣支队进入哈尔滨。

进攻肇兴时,因为是从距肇兴五六里的东西两个屯子(即柴宝屯与上街基)用两辆坦克和汽艇登陆的,也因为是在凌晨,日军正在酣睡丝毫没有察觉,又由于事先已由抗联联络员和苏联情报员提供情报与信息。苏军登岸后先用火枪直接轰击南大营(日军驻地)。把日军轰得晕头转向,一片混乱。紧接着,苏军从东、西、南三面(北面是黑龙江)发起攻击,苏军和协同作战的抗联战士同时用俄语、汉语高喊:“日本投降!”“交枪不杀”!“冲啊……”不到二十分钟,日军就乖乖投降了。

而在进攻兴东镇时,却遇到了日军一个多小时负隅顽抗,他们躲避在原兴东兵备道衙门及几个炮楼和碉堡里,跟苏军作垂死挣扎。最后在情报人员协助下,把全部炮楼、碉堡、暗道都炸掉,把日军全部消灭。始建清朝末年,历经40多年风雨沧桑,一向气派雄伟的兴东道台府衙,在中苏人民共同消灭日本侵略者的炮声中坍塌了,毁灭了,做了日本侵略者的殉葬品。只剩一堆堆的残垣断壁,在萧瑟的秋风中,冒着缕缕凄凉的青烟。

松花江上

张寒晖|词曲

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,

那里有森林煤矿,

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。

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,

那里有我的同胞,

还有那衰老的爹娘。

九.一八,九.一八,

从那个悲惨的时候,

脱离了我的家乡,

抛弃那无尽的宝藏,

流浪!流浪!

整日价在关内流浪!

哪年,哪月,

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?

哪年,哪月,

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?

爹娘啊,爹娘啊,

什么时候,才能欢聚一堂?